幸运赛车平台 > 原创帖文 >


请云老兄(柯春云)进来打擂
文章提交者:云老兄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笑非大概是个妓女出身的记者,围着毛这个老主顾层出不穷的转发他人文章,以此为生命唯一乐趣,好象有点病态.
我最近很少上猫网,偶尔查看自己的发言记录,发现笑非还在狂恋毛,她好象一个被毛抛弃的怨妇啊.
其实我倒觉得毛喜欢在文艺界整肃,不过就是知识分子们的臭毛病,个个以为自己才掌握绝对真理,文章是自家的好,对其他人就非常看不惯看不起.
象张宗昌这样大老粗,就特别尊重读书人,反正他不懂.象毛,象王安石,都是自以为真理在握,别人都是异端邪说,性格又执拗.
在社会主义国家早期,掌权者都以为人文学科的学问都被领袖导师们说尽了,探讨了几千年的东西已经有结果了,再有不同意见明显是愚昧落后甚至妖言惑众的.
从毛的自卑来解说毛时代知识分子政策,我以为是愚蠢的.正如我以为的王来棣笑非不算什么知识分子,毛高举的马克思鲁迅和信任的郭沫若乔冠华更象知识分子一些.毛更有读书人味道一些.
只不过读书人好自鸣其高,党同伐异.特别是人文知识分子更自以为真理在握,己为是人皆为非,当权会胡来.
笑非,看他几句顺口溜,明显是读书不多的人;对毛持那种病态的爱恨,明显是心智不健全的人.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云老贼除了出口成"脏"还有什么?
看你对毛这种病态的爱
明显是个心智不健全的毛狗
呵呵呵

文章提交者:云老兄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笑非这个傻妓者,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只说毛好不说毛不对了?
人读书要明理,不要偏执.你明显走火入魔了.
所以说读书少是悲哀的.象你这种人,从小学习成绩不佳,长大没有好的社会地位,受人侮辱惯了,就容易走极端.
你说把某人钉在历史耻辱架就YY成功了?
好象几十年来人家都在受一代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顶礼膜拜,十七大把改革开放的首功又记在他身上.你自己却活得狗都不如.
我是逗你玩呢.我可能学历文凭都比你强一点点,但我从不以为自己算知识分子.我觉得陈独秀肯定算知识分子,因为他是1910年代的北大文科长;乔冠华肯定算知识分子,因为他是1930年代的德国博士;王关戚张春桥姚文元都是绝对的终身笔杆子,梁效罗思鼎这些写作班子的成员大多数是学富五车的大知识分子,批林批孔时期御用的都是超一流的大知识分子,岂是你这种半文盲能比?
你一辈子就是听人骗,不会自己去分析研究,人云亦云.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呵呵呵
云老贼你是越说脑子越乱了
看你居然连乔冠华和王关戚张春桥姚文元以及梁效罗思鼎都倍加推崇
就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你是个什么货色了
此外老贼好像对自己的“学历文凭”和“社会地位”都非常自信
那你不妨报来听听
在下倒要看看是什么玩意儿使得你如此狂妄
如果你不敢或不愿报
也可以把你的原创大作帖出来
一来证明一下你的“学历文凭”
二来也让散论诸君开开眼
否则那就只好当你自己YY了
云老贼
在下虽不敢说“学历文凭”一定会比你高
但绝对敢跟你这种不学无术的东西用原创作品打擂
评论、小说、诗词随你挑
不来你就是孬种
呵呵呵

文章提交者:云老兄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笑非,在下对你的学历是这么推算的:江西本地大学毕业,那肯定非名牌;如果是外地名校毕业,想必不会回江西,江西好象没有什么有名的媒体可以给出高薪.
至于小说,本人没写过,我知道你写过,但好象既不畅销也未获圈内推荐,大概属于自费出版无声无息一类,估计没人把你当文学圈中人;至于诗,建议你把韵书背熟,弄清楚哪个字在什么韵,诗的平仄对仗应该怎么讲究,然后再写.我一般发言都是自己现想现写,这不是原创吗?至于我工作范围内发的为评职写的那些专业论文,给你看你看得懂吗?
好象我06年第一次与你打交道以柯春云网名给你用诗描绘了你的可笑嘴脸,你自己说比你的那些顺口溜应该功底深很多吧.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原来云老贼就是臭名昭著的柯春云
呵呵呵
怪不得一开口就臭半边天
实话告诉你
你的所谓"肯定"、"想必“和"好像"纯属臆想
现在也就你这种既得利益集团的走/狗才把"圈内推荐"作为评判标准
实在是可笑之至
更搞笑的是你居然把那些僵化无知的零碎"发言"也充作"原创"作品
真是贫乏得可怜
另外既然你自诩懂诗还胡说什么”功底深“
那就不要光说不练
贴几首得意之作来给行家瞧瞧
至于你那些花了版面费登出来的"专业论文"也不妨贴出来证明一下你的“学历文凭”
散论藏龙卧虎
总应该有人看得懂吧?
既然云老贼坦承没写过小说
我就不欺负你了
只要大家用"笑非 问苍天"和"笑非 了望者"百度一下
就不难评判是否"无声无息"了
亦可就近到凯迪"原创小说"看看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54&id=812021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54&id=811748

下面就开始先用诗词打擂吧
请大家评判一下云老贼是不是比在下"功底深很多"——

第一招:

[原创]沁园春故宫怀古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门号天安,宫敕太和,历尽雪霜。
望红墙妩媚,笑迎游客;
玉阶殷切,袒沐春光。
紫禁城开,东南风渐,
金殿铜狮意彷徨。
登临处、任庶民百姓、话说兴亡。

回眸五帝三皇,御天下升平难久长。
叹煤山遗恨,别姬凄惨;
瀛台泣血,辞庙仓惶。
志士心灰,贪官欲炽,
忍看中华成夜郎!
大潮涌,纵森严壁垒,难阻康庄。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第二招:

[原创]叹贫困学子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七律 叹贫困学子

锥股题名金榜时,却听垄上子规啼。
可怜父殁煤窑下,忍看母耕皓月西。
羞对阮囊空折桂,怒封祖剑愧闻鸡。
含悲收拾锹和镐,换得粗粮充我饥。

第三招:

[原创]杂咏社会怪现状
文章提交者:笑非 加帖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读楚成兄《梨园诗话》,深有感触亦深表赞同。是啊,“诗词、国画、书法、京剧等虽不失为国粹,但对现实生活的影响已无足轻重,渐渐丧失了昔日的辉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们与时代严重脱节,所以诗词要溶入大众生活”。看到这里,耳边顿时响起了杜甫的“三吏三别”和白居易的“观刈麦”、“卖炭翁”。笑非在媒体从业多年,亲眼目睹社会种种怪现象,早就想一吐为快。昨夜狂书,得了数十行。早上起来揉揉惺松睡眼一看,糟了,只顾一时痛快,写出来的东西古风不像古风,打油不像打油,非驴非马不伦不类。而如要按律调整,又恐削足适履失去味道。思忖再三,只好名之以“杂咏”。
是为序。

社会怪现状之一考察

天高云淡秋气爽,风景名胜车成行。
往来穿梭不停蹄,波音空客如飞蝗。
美味佳肴皆考察,觥筹交错研讨忙。
先品庐山云雾茶,再把阳澄虾蟹尝。
新朋老友来相会,还有同学和老乡。
相见恨晚掏肺腑,能喝一斤不八两。
推杯换盏哥俩好,权钱织就关系网。
只要哥们高兴了,“现场直播”又何妨?
吐罢上桌又举杯,要把肠胃交给党。
酒酣胸胆更开张,游山玩水兴欲狂。
看罢大漠孤烟直,又看乌镇和周庄。
西双版纳黄果树,东方明珠夜未央。
青藏高原布达拉,柴达木盆澜沧江。
中华锦绣收眼底,踏遍青山日月长。
玩完国内游海外,思想还是要开放。
先游港澳新马泰,再把日韩欧美访。
开眼界啊开眼界,人家真是把福享。
纽约巴黎红灯区,夜夜都可换新娘。
拉斯维加销金窟,一掷千金跑马场。
海滩美女日光浴,丰乳肥臀尽情赏。
看得公仆心直跳,血压升高脸发烫。
资本主义真腐败,可他妈的是天堂。
惭愧辜负党教导,恨不起来反而想。
哼哼哼幸运赛车平台,
待到美元攒足了,老子长住温柔乡。
什么四个现代化,人不为己管他娘!

社会怪现状之二乞丐

灯火辉煌闹市区,琳琅满目叹富裕。
奔驰本田闪闪亮,皇冠宝马竟齐驱。
华伦天奴老爷车,金盾梦特娇鳄鱼。
大酒店中杯换盏,夜总会里喘嘘嘘。
大款穷得只剩钱,公仆累成将军肚。
出得门来冷风吹,忽闻路边少年哭。
说是父亡母下岗,开学没有钱读书。
大款急忙钻进车,公扑眉头微微皱:
困难你去找政府,路边磕的什么头?
政治老师没教你,共产主义要奋斗。
少年听罢赧颜退,公仆得意转身走。
又闻呜咽二胡声,眼前忽伸一只手。
青筋毕露指甲黑,状如鸡爪簌簌抖:
老板请您开开恩,可怜瞎子老两口。
我们为您唱一曲,月儿弯弯照九州。
富人高楼饮美酒,几家欢乐几家愁。
公仆一听不高兴,说你怎么乱弹琴?
这又不是旧社会,造谣污蔑可不行。
说罢吩咐打手机,立即通知一一零!
俄顷警车呜呜叫,来了城管和刑警。
一路扫荡如虎狼,街头又是好风景。
灯红酒绿爵士乐,轻歌漫舞享太平。
如此太平能长久?作恶太多终正寝。
君不闻,
昔有朱门酒肉臭,今恐要听兵车行。
不信请看长江水,再无海晏与河清。

社会怪现状之三“小姐”

昔日朱门藏绣楼,如今流落在街头。
白领听了耳变赤,淑女听了把眉皱。
老板见了色迷迷,民工见了急猴猴。
桑拿按摩随你便,还有泡脚和洗头。
阳春白雪千金掷,春宵一刻万念休,
下里巴人也开颜,浑身是汗雄纠纠。
记得十年扬州梦,山外青山楼外楼。
秦淮风吹桃花扇,曲江客攀临池柳。
十娘怒沉百宝箱,油郎欣然拔头筹。
更有凤仙和赵四,千古佳话竞风流,
古往今来一脉承,可叹情色古今忧。
开国也曾大扫荡,斩草除根誓不留。
谁知一凤凰彩票夜东风来,春色满园遍神州。
经济特区崛起日,无烟工业便探头。
身体不好海南岛,阮囊羞涩三角洲。
要问鸡从哪里来?工厂关门地被收。
百万雌狮下江南,自主择业把职求。
不要投资不要地,不烧煤来不耗油。
只要给我一张床,也为政府分分忧。
政府可不领这情,扫黄打非年年有。
怎奈老板有门路,浪大稳坐钓鱼舟。
小姐也会拉关系,黑白两道送温柔。
大哥大哥快请坐,细听俺来说缘由。
家乡遭灾父母病,兄弟读书钱不够。
种地饭都难吃饱,只得进城把人丢。
噫吁嘻,
树有皮来人有脸,是人怎会不知羞?
自古饥寒生盗心,末世之人不如狗!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9 11:24:03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