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平台 > 精华帖文 >


中华文明的起启?
最近读了两篇文章,一,《中华民族神系》http://www.xindaojia.com/bbs/dispbbs.asp?boardid=83&Id=17571

二。《关于东夷和相关的信仰》 http://www.xindaojia.com/bbs/dispbbs.asp?boardid=83&Id=17588



我对这两篇文章深有感触,因为它印证了兄弟一直以来的一个想法:我一向认为“道家和儒家”思想分歧,不是简单的理论分歧。这两个思想流派的思维方式,社会关怀的角度完全不同,这个不是理论冲突,我认为是“文明冲突”,也就是两大文明圈的冲突。

逻辑方面:

原因是,一种文明,通常有唯一的思想起点和逻辑起点,有唯一的观察视角,也就是观察客体。

同一文明圈内的矛盾表现为:对同一客体观察的不同结论之间的矛盾。

对同一客体的观察,可以得出两种互相矛盾冲突的辨证观点,并不是说矛盾越激烈就代表两者区别越大,实际上文明中矛盾最激烈的部分往往是亲缘关系最近的,是同一事物的两面。在同一文化圈内的文化矛盾,通常表现为对同一问题的两种不同极端的看法。

如,儒家思想,主要对宗族等级秩序感兴趣:可以得出两种结论,一种是“君臣父子”的等级秩序,一种是“等贵贱,均贫富”的平等等级关系(它也是一种等级)。

换句话说:儒家思想,它研究的客体就是“宗族伦理关系”,不管观点多么矛盾,结论多么不同,它都跳不出这个圈子,因为它的观察客体是唯一的。

而不同文明圈之间的矛盾往往表现为:两者研究的客体互不相干,互相看不懂。这就是东西方文明初次接触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在不动武的情况下,并不是矛盾冲突问题,而是双方互相看不懂,不知道各自在说什么,因为兴趣点,关怀点完全不同。

你用西方理论观点,是很难归纳儒家学说的,它即不是理性客观的,也不是唯心迷信的。你很难说清楚它是什么东西。

这种差异,也表现在“道儒两家”的理论差异上。

道儒两家思想之间的差异,并不是同一思考的两种不同答案,而完全是两种采用不同思维,对不同观察客体,得出的互不相干的结论。

儒家的观察客体是“宗族秩序”,而道家观察的是“自然万物”。

对宗族秩序观察可能有两种结论:一,君臣上下的等级关系。二。等贵贱的同等等级关系。

对“自然万物”观察可能得出两种结论:一。万物是由鬼神创造的。二。万物是自然法则的产物(理性思辨开始)。

我们看老子的《道德经》它其中对宗族关系是完全没兴趣提及的。

要知道,生活在一个大文化环境下的人,不管你研究什么凤凰彩票理念,你并非一定要支持传统,你可能会很激烈的反判传统,但你不可能对传统完全没兴趣,因为你的一切都在它的控制之中,这在逻辑上是解释不通的。

而老子的《道德经》就象这样一个天外来物,从逻辑上,它没有可能跟孔家的儒学产生在同一社会文化圈内。

而儒生几千年来,其实也从未读懂过《道德经》因为,从思维方式上,到观察客体,到社会关怀的切入点上,两者完全不相干,当然读不懂。这绝对不可能是同一文明的产物。

《史记》里有一个武王射天的故事:讲得是商武王不信鬼神,而商是一个鬼神信仰很严重的民族,于是为破除迷信,商武王射天来告诉人们“没有鬼神”。

这是很正常的,对自然的思考可以得出1:有鬼神。2.没有鬼神。两种看似矛盾,实则一体的结论(统一研究客体)。

而在儒家的宗族关系为客体的研究中,是不可能得出这样结论的,因为这跟他们是无关的。

商武王的思维,其实已经接近理性思辨的边缘,但是儒幸运赛车平台家思维永远不可能到达,因为方向不同。

把《道德经》这样超高程度的理性思辨文化,归入商武王思想和思考的过程中去看,是完全正常的,而且是必然出现的理论,只是时间问题。

而如果把《道德经》归入儒家宗法一派的文化中,是永远也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它们在文明上,不属于同一种文明圈。

历史方面:

历史方面,首行史记记载,周灭商后,商礼(也就是说商的文化)保留在了宋,但是商做为一个民族,它解体分散了,象犹太人一样,去了世界各地,逐步被熔合,所以商文化的主体消失了。只把书保留在了“宋”,而老子童年刚好在宋生活,而且老子的第一个老师“商容”刚好是学商礼出身,他学的是商族的文明,而不同周族的文明,当然教老子的,也只能是这些。

从这个角度看,老子其实是商文化的一个单传,要知道,人的思维方式,大多是在少年形成的,成年之后,再读多少周礼,他也看不进去了。孔子去见老子的时候,老子明显表现出对周礼的不感兴趣。

据记载,商解体后,很多人流落到了楚,而且周王朝并未从战争上真正征服过楚,只是表示臣服,纳贡,楚文化未糟周族人破坏过,而且楚贵族跟商贵族据说关系密切。

于是后来记载有“人不行周礼,而继续行商礼”,现在我们考古发现,楚文化,有浓重的鬼神崇拜特点,这跟中原周文明差异很大,而跟已灭亡的商文明完全一样。

刚刚看到的两篇文章证明了我的观点。

在上古时候,中国境内有两大文化圈:东夷系的鬼神崇拜部落群和西部的祖先崇拜部落群。

而夏周两朝,是由西部部落群控制,商一代则是由东部部落群控制。

但那时的统一跟现在不同,由于交通等条件的限制,只是表示臣服和纳贡而已,各自内部的文化是完全独立的。

其实夏,商,周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文化的民族在当时,只是谁打赢了谁就是宗主国的问题。文化完全独立。
幸运赛车平台
周武王伐商纣王,并不完全是阶级之间的内部冲突,它是当时中国境内的两大文明圈的两大文明民族群的征服与被征服的文明之间的决战。

这样商文明战败,商解体,其文明逐步消失出中国主文化圈。

然,老子的《道德经》是其唯一的文化遗存。

所以,兄弟以为,道儒之争,是文明之争,是思维方式之争,不是理论之争,相当于现在的东西方文明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