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平台 > 原创帖文 >


慈禧时期的毛昶熙
作为河南人,河南省焦作人,研究一下焦作的地域文化,不可以不知道河南焦作武陟人毛昶熙父子,在清朝末年的的中国历史上,办演过极其重要的角色。这对于我们由古至今追寻焦作文脉,也不可以不追到毛家父子身上。毛昶熙父亲毛树棠,官至户部侍郎。其子毛昶熙,字旭初,无论是官运,还是威望,还是在历史上的作为,更胜其父。
武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历史悠久,夏属冀州,春秋置怀县,秦易名武德。隋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始置武陟县。境内有我们今天可以欣赏到的地表上的唐代古建筑妙乐寺塔,明清佛道合一的千佛阁,清雍正皇帝下谕建造的黄河第一龙王庙——嘉应观等名胜古迹。更有丰富的仰韶、龙山文化遗址,有古安昌城、古樊城、古伊城、古怀州以及商汤遗迹等在中国上古史与文化史上曾有过的辉煌。这里北依太行,南临黄河,沁河与黄河在这里交汇。江河交汇,必有大都。这是古代河流文明时期的基本特点。在黄河与沁河交汇冲积之地,在泥沙之下,在历史深处,为我们掩埋着怎样的文明刻痕?都还在等待着我们去揭示。

[一]毛昶熙传略

道光二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
咸丰五年,迁御史,转给事中。
咸丰八年,授顺天府丞。
咸丰十年,加左副都御史衔,命督办河南团练,至则规画全局。
咸丰十一年,以误用逃犯李占标,降三级调用,暂免开缺。同年,诏开复处分。连擢 顺天府尹、太仆寺卿、内阁学士,仍留军。
同治元年春,授礼部侍郎,仍命督团剿贼,归僧格林沁节制。
同治四年,僧格林沁战殁曹州,诸军并被谴,坐革职留任,诏回京。
同治六年,调户部。
同治七年,擢左都御史,兼署工部尚书。
同治八年,授工部尚书,命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
同治九年,天津民、教构衅,命偕直隶总督曾国籓按治,暂署三口通商大臣。
同治十一年,调吏部。
同治十二年,上谒东陵,命留京办事。
同治十三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
光绪四年,丁母忧,服阕,命仍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兼翰林院掌院学士。
光绪八年,授兵部尚书。寻卒,优诏赐恤,赠太子少保,谥文达。
毛昶熙一生在仕途中,经历清代末年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

[二]《清史稿》对毛昶熙的评价及其失误

在《清史稿》中,是这样评价毛昶熙的:“袁甲三、毛昶熙并以謇谔著声,出膺军寄。
袁甲三孤军支拄淮壖,与捻事相终始,骄帅倾排,狡寇反覆,卒能保障岩疆,其坚毅不可及也。
毛昶熙事权未专,同时疆吏非办贼才,补苴之功,亦不可没。所陈平捻方略,具得要领。贼平之后,懃懃以寅畏纳谏,老成谋国,於斯见之。”
《清史稿》是把毛昶熙写进了列传,却是附在了袁世凯的长辈袁甲三、袁保恒父子之间,在袁甲三之后,袁保恒之前,而没有单独立传,这是不公平的,是忽略了毛昶熙在当时历史地位与作用。
在清代后期,毛昶熙是一位及其重要的人物。他的作用,是与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张之洞几位同等重要,并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我这样讲,只需要举出四点理由:
[1]清政府剿灭淮匪(太平天国起义。当时清政府并不称太平天国,而是称其为淮匪),是以清朝宗室曾格林僧为主帅把握军权,平三藩之后,这已经成为清朝的一贯制,不允许汉人再执掌军权。但到了这时候,马上得天下的清宗室子弟,再回开强弓、舞硬枪、识韬略、知进退的,几乎没人了。曾格林僧手下,用的便是汉人。吕贤基开战不久死去后,以袁甲三为主将。
袁甲三是道光十五年进士。是袁世凯的叔伯辈。曾国藩是道光十八年赐同进士。在剿灭淮匪、捻匪的战争中,创建乡团、护乡护国的战略战术,是由袁甲三在咸丰三年首创的,这也是袁甲三一生对保清剿匪的最大功劳。但在咸丰三年至咸丰十年间,运作操持乡团,并不十分成功。无论是袁甲三还是曾国藩,都还是有胜有败。
毛昶熙是道光二十五年进士。咸丰十年开始主办河南团练。毛昶熙总结前几年办团练的成败得失,并在自己的作战中实践,给以最终完善。比如在组建乡团中增加设置堡垒、步步为营诸条。就是由毛昶熙提出增补的。曾格林僧战死后,清宗室中再也没有个人物了毛昶熙被清王朝统治者授命“规划战争全局”,也就是说毛昶熙成为当时整个消灭太平天国匪乱战争的总指挥。
[2]战争一结束,毛昶熙就主动缴出所幸运赛车平台有兵权,上疏陈述军务渐平,宜益思寅畏,略曰:“功成而喜者,常人之同情;功成而惧者,圣人之远虑。”由此赢得慈禧太后与皇帝的完全信任。而没有战后曾国藩的时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没有曾国藩“功成而喜的常人之情”。也因此,战争之后,自同治十三年起,直至毛昶熙去世,近二十年间,毛昶熙始终受到清王朝的信任与重用,任翰林院掌院学士近20年。“毛昶熙屡掌文衡,两典会试,凡朝、殿考试,阅卷历二十余次,士论归之。”在封建时代,所有天下考状元的士子,考上之后,都要把主考官视为终身恩师对待。20年间,天下考上状元、进士的,都是他的学生,毛昶熙有这样的权势与威望,又怎能不“士论归之”。
[3]战争之后,毛昶熙一度主政外交。李鸿章等人,只是具体事件的执行者,不是策划者,策划者是毛昶熙、慈禧太后和皇帝。
[4]毛昶熙与袁世凯的特殊关系,影响袁世凯的一生。而不是《清史稿·列传》中写的那样,说袁世凯是投靠他的继父袁保庆的结义兄弟吴长庆后起家的。在朝鲜期间,袁世凯之所以敢那样作为,是他清楚他的真正后台,是慈禧太后与皇帝绝对信任的毛昶熙,而不只是吴长庆。《清史稿·列传》中开始也写到,李鸿章初期是很看不上袁世凯一个小青年那种张扬做派的。后来,是什么改变了李鸿章对袁世凯的态度?历史上记载是有人向李鸿章写了一封密信举荐袁世凯,李鸿章才由袁世凯坐大,造成后来的历史局势。在当时,谁会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悄悄让李鸿章起用自己本来看不起的袁世凯,还是因为毛昶熙。
由以上四点,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清史稿》根本就没有充分认识到毛昶熙这个人物对整个后清历史的影响。

[三]毛昶熙与袁世凯的特殊关系

袁世凯家族资料:袁世凯(1859.9.16—1916.6.6),字慰亭,亦作慰廷,尉亭,号容庵。出生于河南项城县张营一个官宦大家族。曾祖父袁耀东是庠生,生子四人:袁树三是廪贡生,曾署陈留县训导兼教谕;袁甲三是进士,官至钦差大臣漕运总督;袁凤三是庠生,曾任禹县教谕;袁重三是凤凰彩票生员。袁树三有子二人,长子袁保中是附贡生;次子袁保庆是举人,官至盐法道。袁保中捐纳同知,未出仕,在家经营田产。生有两女六子,袁世凯为其第四子。当捻军王庭桢部占领项城城东新兴集、尚店等地,扬言将攻打县城时,袁保中组织团练对抗,在城东北40里险要处另筑袁寨,举家迁入。
在上面这段资料中,我们要注意的是袁世凯的父亲“生有两女六子”这句话。袁世凯的父亲袁保中生的两个女儿中,有一个嫁给了毛昶熙的一个儿子做媳妇,而在嫁之前,毛昶熙的这个儿子已经因病死去,媳妇是抱着一个丈夫灵牌嫁到毛昶熙家里去的。为此,毛家举办了特别声势浩大的“婚礼”,毛家整个家族也就特别尊重、关爱这个媳妇。这个事件,引起清王朝重视,慈禧主张,皇帝颁旨,在武陟大建贞节牌坊。毛家这个媳妇,由于没有丈夫,只有在家吃斋念佛,并从修武云台山百家岩请回佛像,一心供奉。就连去百家岩请佛像一事,也由慈禧恩准,皇帝下旨,毛昶熙亲自办理。至今百家岩有毛昶熙留下的高大石碑。
武陟毛家与项城袁家,有这种特殊的亲戚关系。袁世凯是毛昶熙贞节儿媳的亲兄弟。毛昶熙与袁世凯,也就有了这种特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