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平台 > 经济风云 >


中国哲学界现状的考察报告(宋哲民)
中国哲学界现状的考察报告
由于《知识存在论》、《公有论》六卷,200多万字的学术系列完成了出版,而告馨一个段落;又由于我在近50年来,始终保持“身在哲界外、心在哲学中”,默默无闻地从事考察、论证人类知识文明的本质源泉和根据的问题,虽然大量涉及古今中外的学术脉络,但是,从来没有涉足哲学界;因此,我利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间,走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等等的学术机构和院校,并与一些教授、学者、学生、工作者,进行了一些交流和对话, 回来后,我反复回忆、校阅了我的考察记录,又整理了我近50年来,平时记录中国哲学界情况的有关日记,掩卷静思,焦虑之心悠然而生。因此提笔冒然唐突,而成这篇开诚布公的“考察报告”。
我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是因为我的《知识存在论》、《公有论》的哲学学术系列著作的原因,而发表这篇“考察报告”。当然一些人会怀疑我的目的或者动机,因此我要自我辩解的是,我是完全出于“爱哲学”,并非是“爱智慧”的原因,来说出我的“忧虑”之情、坦荡之意。可以说,我从来没有“中国哲学界现状的考察报告”的打算,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目的和动机。因此,这篇“考察报告”的偏废之处、得罪之处,我也就只能求得谅解了;因为,我不会为此,而为自己辩护。
一、中国哲学界的现状
(一)体制机构的封闭性。
1、据我了解,中国哲学界的体制,研究、教学的机构设置,(包括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机构,学术评审机构等等)繁目众多、层层节枝,甚至县市基层,都出现了一些体制配置属于哲学界的机构,也就是“吃财政”的中国庞大的哲学界体制,可谓是世界第一。
2、从事哲学教学、研究、评审、出版等等的学者,以及相应配置的工作人员,几乎是除中国之外人数的总和。我虽然没有完全准确的统计数据,但是,世界第一,是可以确定的从业人数。
3、资源占用世界第一:包括固定资产,教育经费、科研项目经费、资料书籍经费、出版基金、考察交流经费等等;以及中国哲学界的国内外学术交流、学术考察、学术活动、哲学界外籍人员引进,及国家资助到国外的访问学者等等,与任何国家相比较,同样是世界第一。
以上三个世界“第一”,虽然在短时期内,不会出现另外的三个“第一”;也就是中国哲学学术优越性的世界第一、能够被公认称为世界级哲学家的世界第一、形成具有人类性哲学境界的人类性理论基础的世界第一。甚至曾经把哲学放在“哲学社会科学”的优先地位,也没有出现“世界第一”的可能。在世界第一的中国哲学界,没有出现一个中国大众能够普遍认同的哲学大师,更加出不了世界级的哲学家,看起来是正常的现象,因为在中国的哲学界,(不是哲学)仍然是不成熟的“引进”学科。中国哲学很难被世界认同的声音,却始终具有认同的说法,且曾经发生过中国有没有哲学的争论。近三十年来,中国的资本资源、人才资源、学术资源,不可以说不“第一”,不可以不会引起世界哲学界的倾慕,不能不为中国哲学界说上一二句好听的话,给一点中国哲学界的面子,来获得一些中国哲学界体制封闭性的好处;表面看起来学术交流、考察,川流不息、繁荣似锦;学术会议甚至世界哲学大会也在中国召开,但是,承认和认同中国哲学的世界性、人类性,在现代哲学境界的人类性趋势之中的地位和作用,就又是两码事情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反而体现着西方哲学的人类性、世界性的优势和趋势。
“哲学已死”,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在其《大设计》一书的开篇即这样写道。似乎要努力印证霍金的这一论断,在中国,哲学界真的是气息奄奄,到了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份了。在南开大学,哲学系每年招生50多名,其中有六成是从其他专业落选,被迫“服从调剂”来的。其它专业早已扩为学院,仅有哲学系是保持独立建制的学系,甚至在首都师范大学,仅仅设有挂名的哲学系,连一个学生都没有。老师们这样形容它的特殊存在:“没有哲学,就没戏(系)了。复旦大学百年校庆之际,一位热心教育的外籍华裔人士,欲捐一千万美元给哲学系修建大楼,而校方则力劝捐款人,将此款项转赠法学院,为法学院建楼,哲学系的大楼成了空中楼阁。在浙江大学,2011年,哲学系本科毕业生仅有3人……。一切迹象似乎都在表明,中国哲学界真的就要走投无路了吗?
一门有着上千年悠久历史,一门曾经受到人们顶礼膜拜的哲学学科,现如今却竟然要濒临死亡,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扼腕叹息。但是中国哲学界,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与其自身哲学界体制机构的封闭性、学术评价的壁垒性、哲学成果的无用性不无关系。
说起来真的让人喷饭,问问那些满脑子爱智慧的人,他们的智慧到底有什么用,竟然没有几个人能够回答得上来,充其量来一个所谓“大用”搪塞。中国哲学界最大的悲哀就在于,世界上的事情它都关心,但就是不关心哲学自己的事情。还好,中国有体制封闭的“圈养优势”,用不着进入真相为真、理性为真、本质为真,这个讲真相、讲真话、讲真理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学问的哲学领域,同样能够成为哲学界的“职业人”,甚至成为“权威家”;并且是一个不怕“进出”竞争,能够充分享受“体制封闭”好处的“学问人”,使任何人都要“服从体制”、固守“饭碗领地”,成为“体制学问”的人。 因此,体制与体制机构的封闭性需要,当然也是指体制内外的封闭性、学术传播的体制封闭性等等,就形成了中国哲学界封闭性体制的固有特色。
但是,中国的哲学界,并非仅仅就是传统文化的继承,而是中国的“儒、释、道”哲学,同样具有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学问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作用;中国哲学界并非仅仅所指“儒、释、道”的传统文化,而是指哲学者的哲学界的现状。如何把中国哲学乃至中国的哲学界,纳入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的真理境界的学问,起到摄统人的认识和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作用,却是中国哲学界的现状问题。
中国哲学界体制机构的配置,更加是五花八门。名称不仅不统一,甚至具有人为分隔学术体制,形成文明冲突的危险。一个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世界观的认识论、价值观的方法论、财富观的人与人、人与世界关系的哲学境界,却以文化板块分隔哲学体制,称为东方哲学、西方哲学,中国哲学、外国哲学等等;这种人为分隔文化板块,是造成十分危险的文明冲突的根源之一。从哲学细分的名称上来看,我初步统计了一下,不下百种。虽然中国哲学界体制细分的科学哲学、分析哲学、逻辑哲学、宗教哲学等等,是有那么一些人类性的哲学味道,可是整体上来看,具有三个趋势:一是文化传统的注译学,或者说是“儒、释、道”的诠译学;二是抢科学的地盘,把任何真相知识的科学领域,都冠以“哲学”的名号。比如把“植物学”文化,冠以“博物学”的哲学名头,把一个馿嘴不对马口的“植物学”,改了一个“植”与“博”的字,安放在哲学领域,而且这个“博物学”不包括动物、无机物,仅仅就是“植物类,就可以称为“博物学”哲学,且轻而易举的获得了项目资金、出版资金的扶持,成为了一方“博物学文化”的“权威”领地。又比如“技术哲学”、“工艺哲学”等等,完全是科学范畴的领域,生拉硬扯为“哲学”领域的现象比比皆是。虽然哲学与科学在本原上来说,是一家人,但是,伴随着知识的增长和积累与价值增值同步、与财富的增长和积累同等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哲学与科学区分为人类知识文明程度的标志,就与人类知识存在程度体现的科学区分开来了。因此,哲学去吃科学的菜饭,不仅没有味道,而且会饿肚子。三是把人性、思维、人的行为等等,弄成“哲学”。虽然在人性、思维、人的行为等等领域,具有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哲理”学术范畴,但是,在中国的哲学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艺术哲学”、“恋爱哲学”、“行为哲学”,甚至出现了“旅游哲学”、“餐饮哲学”、“生育哲学”等等;除了还没有出现“吃饭哲学”、“走路哲学”、“睡觉哲学”、“放屁哲学”、“做梦哲学”等等外,哲学学术几乎与文化和意识形态等同了。当然,许多学者专注国内外一些哲学家的学术研究和注译是需要的,但是,始终没有转化、提升为中国哲学界的哲学学术境界。
表面看起来,中国的哲学界,并非是体制封闭性的哲学界,似乎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改革开放的哲学界了,可是,涉及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哲学境界的学问在哪里?能够为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服务,为人类未来的前途和命运服务的哲学学术的理论基础在哪里?
(二)、学术评价的壁垒性。
在中国哲学界,报刊杂志、学术著作、学术论文、学术讲座、学术会议等等,不可谓是世界第一。可是,就是没有产生出来大众认可的哲学大师,更加没有产生世界级的哲学家,甚至一提哲学,大多数人都持有“排斥”的态度。更有甚者,把哲学称为了“忽悠学”、“鸡汤学”等等,为什么呢?究其原因,可能与中国哲学界学术评价的壁垒性有关,与中国哲学界普遍存在的“本质无言性、真理不可说”的学术评价有关。
普通人,虽然很少从现代思潮或哲学境界的角度,审视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真理境界,这个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作用,他们更看重现实的生存需要,与他们的生活之间,有多少前途和命运的沟通和感应,能否引起他们对未来的前途和命运的共鸣,这就是知识存在的已经存在的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前途和命运的共鸣;也就是知识存在的已经存在的“可能世界”、“未来世界”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这个人类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哲学境界的作用。这也许就是普通人与权威之间,巨大矛盾和反差的主要原因之一。
哲学与现实与未来之间有十分紧密的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的现实问题,内在地规定了哲学真理境界的未来实现方式。这一点,从历史与当代哲学的不同形态中也可以注意到,况且人类的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都是处在面向未来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之中。从另一个角度看,哲学与现实与未来之间,存在内在的知识存在的关联。哲学总是内在地体现于人的理性程度和理性能力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则可以视为哲学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的具体运用。就当代哲学而言,首先需要关注的是哲学境界与现实之间的未来关系。这一问题的背后,是哲学学术研究过程中,与现实之间的未来实现方式的关联问题,借用德国古典哲学的表述,这里同时涉及理性人性启蒙与知识存在之间的真理关系。从更内在的层面看,这一问题进一步关涉真相知识、理性知识、本质知识和人类生产生存方式,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人的权力的问题。
事实上,不仅是普通人与权威者会发生矛盾,现代思潮与人生价值,也无时不在地发生矛盾。在现代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阶段,在现代资本主义思潮与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相互激荡中,始终都会存在如何在现代思潮起伏、背景剧变,甚至出现某些产权主义人性萌芽的情势下,如何保持对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未来历史的警醒问题,已经成为现代哲学的前沿问题、现代社会的出路问题、人类文明的本质源泉和根据的问题;这三大问题,同构着现代哲学学术的历史背景和方向。比如,有的著作在资本社会思潮和现代科学思潮中,一马当先产生了巨大影响,却有意无意忽视了人类知识文明未来历史问题的修炼。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不仅仅就是过去和现在,而且包括人类的未来历史;因此时过境迁,对其评价就会降低很多。虽然哲学学术的真理境界并非是预测,而是创造未来的可能世界,现代就是过去的延续、未来就是现代的延续。但是,过去、现在、未来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同样是知识存在的已经存在的过去、现在、未来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完整历程。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不能够只有过去和现在的历史,而没有未来的历史。这个就是真理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哲学境界的问题。
有种说法,凡是引起一时轰动的著作,其生命力大都是不长久的现实作品,这恐怕也不能一概而论。就现代出现的“问题”哲学,伤痕小说,包括而今的“黑色幽默”、“科幻思潮”等等来说,很显然它们其中的未来意义,要远远高出现实内涵的丰富性和张力性。另有一些作品,在写作时与现代潮流保持了某种未来历史的距离,当时反响寂寂,过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后,在时代背景发生变化时,却获得了广泛的认可,会重新得到高度的评价,这就是哲学境界经典创举的历史价值。
那么,是不是不贴近现代潮流的学术著作,生命力才会长?这显然也是有问题的。无论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凯恩斯的“货币论”,还是马克思的“资本论”等等的经典学术著作,都是当时代的“现实主义的冲击波”,以及无不是在“贴着时代写”的未来的历史价值,有力地促进了现代资本社会的成熟。当某种巨大的现实潮流来临时,他们无不承受着时代的感召,又受到时代大浪的冲刷,千淘万漉之后,他们还是被读者、被历史所珍藏、记忆和运用。
这是个极其复杂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问题。在某种学术境界的意义上,是对“后年代”历史价值的重构,确有人性启蒙之功、创举未来之意。特别是对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这个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产权人权的重新评价,来推动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的确是不可或缺的学术境界的理论基础,甚至是真理境界的现时代召唤。也就是人们经常争论的现代社会的出路问题。
但是,中国哲学界的学术评价,不可越雷池一步的壁垒性,哪怕是再多的“世界第一”,也形成不了中国哲学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的“世界第一”。站在世界观的认识论角度,显然这个世界已经并非是自然存在的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这个表象世界的本体论世界观的人类真相知识的真相文明,而已经是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认识自然、改造世界、乃至创造自然的知识世界的世界观的人类理性知识的产权文明,乃至实现存在的本质知识的真理文明;站在价值观的方法论角度,显然人类已经并非是自然选择和自然判断的人类自然生存方式了。这个自然生存需要的生存价值规律的价值观文明,同样是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力量,所形成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生存价值规律、产权价值规律、人的价值规律的选择、判断的生产生存方式的产权价值规律的价值观文明;站在财富观的人与人、人与世界关系的真理法则的角度,显然人类已经并非是生存法则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产权垄断、权力垄断的人的权力的财富观文明;而是产权权力、产权财富、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财富观,在现代体现的产权人性启蒙的《公有论》萌芽的人类产权文明的历史进程。也就是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理性人性力量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已经开始发生了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人类和世界的本质特征、本质演变、本质规定的知识世界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我并不否认中国哲学界,需要具有为体制服务的重要性。但是,我们更加不能够否认哲学学术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趋势。我接触到的国内外哲学著作、学术论文比较多,特别是在现代资本社会的出路、现代哲学境界的人类性趋势,现代哲学学术的前沿性问题等等,涌现了许多具有超越性、优越性的哲学境界,比如卡儿•波普尔,杜威,哈耶克等人,对世界认识的世界观、人的价值的价值观、人的权力的财富观的现代哲学境界,甚至对马克思理论的研究,都具有了一定的现代优越性体现的未来观念。可以说,在正统的资本社会,对哲学境界的研究,反而更加形成着优越性、超越性的人类性“突破萌芽”。
中国哲学界的学术评价,以符合传统文化的诠译需要、体制需要、现实需要为前提,形成学术评价的壁垒性是不足为奇的,也是任何现实社会所需要的。但是,现代的时代背景与以往完全不同了,现代人类处于了资本繁荣、科学发达、信息爆炸的时代,“暴力革命”的政权更迭,已经成为了不可能。除非是还处于落后的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进步、封建社会向资本社会过渡的社会形态,还会出现“暴力革命”的私有制社会固有的社会政权变革的形式。现代人类主流的社会形态,已经是如何能够产生具有时代精华、未来观念的哲学境界的超越性、优越性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来引领社会产权变革的社会进步历程。因此,具有哲学境界的现代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趋势的现代哲学境界的优越性,凸显时代的历史背景和历史抉择的未来观念。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需要哲学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起到摄统人的认识和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境界的作用。没有一个具有优越性、超越性的哲学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导引社会的文明和进步的历史进程,“灾难”就不可避免,就没有“未来世界”、“可能世界”的前途和命运的希望。
(三)、哲学成果的无用性。
哲学将其作为现代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意义上的考察,则是近代的事情。由此,便发生了哲学的现代“认同”问题。这从根本上说,涉及对哲学究竟是什么的理解。什么样的“学问”才是哲学?哲学除了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这个人类共通品格之外,是否还有真理追求的所谓“爱智慧”的多样性、特殊性?现代主流所承认的哲学,似乎只有“本体论”的本原真相、知识论真相原则循环论证的本原真理的认识论、方法论等等,即从古希腊演化而来的“爱智慧”,在今天取得的现代思考形式的哲学主流地位。这种理解显然有其片面性。关于哲学,我们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也可以给出不同的界说。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对于“哲学究竟是什么?的问题,尚未有完全一致的看法,不同背景的哲学家,对其往往有自己的理解和解说。但所能够达致的一般共识是,作为不同于真相知识科学的哲学,是一种对真理的追求,形成的是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也就是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的理论基础,而具有慑统人的认识和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作用。在这一层面,无论什么样哲学学术,都不同于真相知识细分的科学所体现的人类知识文明的程度,而是人类知识文明程度的标志。可以这样认为,哲学是关于真理追求,所形成的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也就是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理论基础;大众化的说,就是世界观的学问、价值观的学问、财富观的学问。真相知识细分的科学,所体现的是人类知识文明的程度,而并非是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由此,哲学境界的理论基础,往往具有摄统人的认识和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作用。但是,为什么现代的哲学,似乎处于了滞后的状态,“哲学无用”、“哲学无当”、“哲学无根”、“哲学无魂”等等的说法,以及哲学趋向实用科学、语言科学、思维逻辑科学等等,而真相知识的科学,却占据了现代优先性的地位;那么,作为摄统人的认识、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哲学境界的理论基础,怎么了?
在确认哲学的以上真理境界的人类性共同品格之后,进一步的问题是:哲学是否可以通过真相知识的科学形式体现出来?对此我给予否定的回答。哲学具有共通的、一般的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的共通品格,同时也呈现多样的、多元的、背反的、对置的、对立的等等,真理追求的特点和个性化的学术境界,或者称为真理追求的智慧。但是,思维与存在一致的真相知识、本原与终极统一的理性知识、本质与表象同一的本质知识,这个知识存在承载真相、承载真理、承载本质存在的终极属性的真理追求,却形成了现代本原真理支撑的真相真理境界,与终极真理支撑的产权真理境界的区别。哲学,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无论就流派而言,抑或从历史时期来看,哲学呈现为自然存在的本原真相的本体论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本原真理支撑的真相真理境界;哲学很早就区分了“器”与“道”的区别。“器”涉及知识存在领域的本原真相,也就是真相知识的科学之“器”;“道”则以“真理追求”为指向,成为知识存在程度标志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在此意义上,真理境界无疑是哲学的人类性共通品格。当然,真相知识的科学之器,就是知识存在程度的体现。因此,“标志和体现”,虽然在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之中,都是知识存在程度“共同”的本质源泉和根据,但是,具有完全不同的“器”与“道”的区别。
我在这里要问的是有哪些科学是研究真理、探求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学科?没有,但是并非以后也没有。而哲学却至始至终没有脱离对真理的追求和提升真理境界的探索。哲学虽然呈现真理追求的多样性和差异性,但是往往体现于真理追求与提升真理境界的两个方面,形成的是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的理论基础。尽管在学术境界上,哲学境界与真理境界确有不同,但是在真理追求和真理境界的提升方面,却是相同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本体论哲学侧重自然存在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知识存在论哲学侧重知识存在的终极属性、终极真理,但我们不能因为侧重的不同,而完全否定哲学为人类知识文明程度的标志,形成真理境界的人类性共通品格。在肯定哲学真理追求的个性独特性趋向的同时,我们没有理由不承认哲学学术提升真理境界的人类性共通品格。人类各个群体的语言、文字虽然不同,但是,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理性对应的理性知识、实现存在的本质知识却是相同的知识存在,都可以翻译成为真相为真的真相知识、理性为真的理性知识、本质为真的本质知识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人类狩猎生产的奴隶社会、农业生产的封建社会、工业生产的资本社会的历史进程却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哲学的真理追求、哲学探索的真理境界,具有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的共通品格。
承认哲学的真理追求的个性特殊性,与哲学学术提升真理境界的人类性共通品格的另一个问题是“认同”。此问题的发生,与近年哲学界的学术倾向有关。对具有较高的哲学学术境界而言,哲学学术应该用真理追求的学术性理论基础来解释,以往的哲学学术无需纳入本体论的历史范畴。哲学不能够脱离对真理的追求、真理境界提升的作用。而纳入哲学主张背后的前提是:哲学来自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则哲学学术也源自真理追求;如此,则哲学学术一旦被归入“真理境界”的范围,便意味着哲学境界的人类性共通品格。这便涉及“认同”的问题。“认同与承认”的观点,在取向上截然相反,但实则相通。承认,是以哲学境界为知识存在程度,而出现的问题,认同,则是真理境界的提升和强化之后出现的问题;尽管缘由不同,但二者的相通之处,便是对“哲学”是否可被视为“哲学”的真理追求和提升真理境界的探索,这一问题的承认。
如果承认涉及哲学学术真理追求的多样性问题,那么认同,则更多关乎哲学提升真理境界的普遍性问题,以及真理境界的理论基础的人类共通性问题。哲学尽管有非常独特的真理追求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作用,但就其追问世界与人的价值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而言,它无疑属于哲学学术的真理境界,这种在把握世界的看法和人生价值的方式。上述追问是哲学中包含的学术境界,具有人类共通性的真理境界的哲学规定,而这表明我们既无必要,也不应该将其完全隔绝于本体论历史之外,片面地强调真理追求,既于狭隘也无法真切地把握哲学学术,提升真理境界的内涵。
我们应承认追求真理的学术认同,与真理境界人类共通性的统一。一方面,应充分肯定真理追求的学术个性、独特性特征,承认的背后,是对真理追求多样性的尊重;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真理境界所包含的普遍性、人类共通性的理论基础。认同的背后,是对真理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哲学境界的普遍性确认,承认的背后是对人类共通性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确认。在探讨提升真理境界的时候,既要充分注意它的真理追求的哲学学术的个性品格,形成真理境界提升的人类共通性的哲学境界,又要高度重视其中具有普遍性、人类共通性的理论基础的学术内涵,而研究、探索、提升出具有优越性的现代哲学真理境界的优越性地位。
在中国哲学界的哲学成果方面,数量上可谓世界第一。可是有多少成果具有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所需要的世界观的认识论、价值观的方法论、财富观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作用,是值得怀疑的。虽然在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获得了空前的提升,生活质量获得了一定的提高,但是,我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和了解,可以说有75%以上的人,却处在了“焦虑、恐惧、迷茫、忧患”之中,特别是青年与中年人的心态,不能够说是“扭曲”,也可以说是“异常”。“本质无言性、真理不可说”的世界观信仰的缺失,价值观选择、判断的失落、财富观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迷茫,不能不说,是现代人们“理性堕落”的根源之一,不能不说,是与中国哲学界哲学成果的“堕落、无用”有关。现代的人们已经不能够区分是有知识或者没有知识的人了,应该说,每一个人都是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力量的“知识人”了。不读书、不看报,也同样是真相对应的真相知识的知识人。每一个人已经并非是人力、体力、劳动力价值的“自然人”、“职业人”了,而是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这个每一个人掌握和运用真相知识、理性知识、本质知识的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生产人、产权人、理性人。在这里,我们就需要反思一下“中国哲学界怎么了?哲学追问的是什么?哲学成果如何走向人类的未来?”
我在这三个月内,与不下于50名在校学生进行了对话,焦虑、迷茫、无从选择是普遍的心态,80%以上的学生,表示毕业以后不会从事“哲学职业”,也就是“改行”其它职业。有70%以上的学生,对哲学本身并不感兴趣,甚至对哲学持反感的态度,只是无从选择的混张文凭而已。在哲学成果的无用性状态下,培育出来的学生,当然也就会是“无用”的人才。当然,中国的哲学学术成果,并非是真的“无用”,而是现实需要的“有用”,但是与哲学境界的“未来观念”无关,更加与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的真理境界无关。
我初步统计了一下中国哲学界在近十年之中的哲学成果,包括报刊杂志、学术著作、学术论文,讲座讲稿等等,也统计了一下具有“权威”肯定的一些学术论著,基本上可以区分为三类:一是国内外传统学术的诠译类;二是现实需要的“服务”类;三是人生哲理类。这些哲学成果基本占了60%的主流类;还有30%左右,处于博取大众需要,或者迎合读者需要的“隐喻”类、“黑色幽默”类、“心灵鸡汤”类等等;另一些“情绪”类,或者称为“怀疑”类,在中国哲学界虽然时而出现,但是,往往是不成气候。虽然在中国的学术成果之中,偶然会产生出来一些具有优越性、超越性的未来观点,但是,形成不了学术体系的理论基础、传播途径,往往是“昙花一现”,几乎占不到统计数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个统计,并非是说中国哲学界一事无成,而是说哲学成果的“无用性”、“堕落性”。这个学术成果的无用性,并非仅仅体现在千篇一律的“搬、抄、仿”,也并非仅仅指学术腐败类的“堕落性”,而是说哲学成果不仅“无用”,而且更加“堕用”;甚至重拾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的牙惠,重述自然存在的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支撑的现代天赋人权的产权垄断、现代丛林法则的权力垄断,而服务于资本社会趋向成熟的理论基础。更为可怕的是,起到麻痹人性、迷惑理性、回归本性,形成“人性堕落”的“回归”、“背反”的学术作用。许许多多的学术成果服务现实,无可指责;走“科奴”之路,看起来也是“无害”,但是,却阻滞真理境界提升、拒斥理性人性启蒙。更有甚者,比宗教信仰的死亡寄托、心灵安慰,还要堕落人性的所谓哲学学术,却成为了巨资支撑的学术权威,成为了麻痹人性、迷惑人生的理论基础。
二、中国哲学界能够“返朴归真”吗?
我调查了1000名具有大学本科以上的学者、学生和一般工作者,90%以上的人都认为:讲真相、讲真话、讲真理,真的很难很难。我同样调查了100名欧洲的学者、学生、一般工作者,70%以上的人,都认为应该讲真相、讲真话、讲真理。或者这就是中国的学生,大多追求金钱、名利、地位,而美国的学生,大多追求真理、知识、前途的区别。也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中国人与西方人思维方式的区别吧。当然,许多人都会认为是文化差异的原因。但是,人类知识文明的本质源泉和根据,是没有真相为真的真相知识的区别,没有理性为真的理性知识的区别、没有本质为真的本质知识的区别,也就是没有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知识存在程度标志的真理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理论基础的区别,否则,马克思的理论又如何能够在中国,获得理论基础的作用呢?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的优越性与落后性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当然会体现在文化差异的不同,但是,文化差异的不同,并非是本源和根据的区别问题,而是真理境界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摄统人的认识,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区别问题。
真理信仰是会产生奇迹的,这奇迹,完全不是俗众所祈求的生命不死,而是理性人性的觉醒,而是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在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奇迹。生命不死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倘若人性不觉醒世界观的哲学境界、价值观的选择和判断、财富观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人的权力,躲过了灾难一劫的人,迟早仍会在必将到来的死亡面前崩溃,这算是人的生命奇迹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留得下,这就是人类生命的结局。其实,想透了,生命的价值并不在于生命的长短,并非仅仅就是钱财名利、长命百岁,而是在于留下生命的人的价值的历史痕迹,成为人类知识文明延续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人的价值的真理境界。“人有无生命价值的尊严,就是看是否具有内心的信仰追求和为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留下一些永恒的人的价值的历史痕迹”,能否留给人类子子孙孙一个美好的未来。
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恰恰是在与自然世界的邪恶生存环境、生存条件的抗争之中,产生了真相对应的真相知识、理性对应的理性知识、本质对应的本质知识的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力量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形成了人类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生产生存方式的结果。这个结果使人类开始脱离了自然生存方式,而进入了一个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理性人性力量的生产生存方式。真理已经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讲真相,能够获得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成为知识存在的真相属性的真相人性力量,讲真话,能够获得理性对应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成为知识存在的真理属性的理性人性力量,讲真理能够获得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真理法则,成为知识存在的本质属性的真理人性的无限本质力量。这个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无限力量,才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无限本质力量,才是人的价值成为人的权力的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真理是存在的,真理存在于真相之中、真话之中、真理境界实现方式之中;真理存在于每一个人的、世世代代人的呈现真相和实现存在的真相知识、理性知识、本质知识的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理性人性进步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之中。也就是真理存在于真理境界之中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返朴归真”,或者称为“返朴真相,归宿真理”,就是中国哲学界的应有之意。
三、中国哲学界的出路。
1、重返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学问之道。
我在这里要问的是,有哪些学科、科学是研究真理、探求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科学?没有!但是并非以后也没有。而哲学却至始至终没有脱离对真理的追求和提升真理境界的探索。哲学虽然呈现真理追求的学术多样性和差异性,但是往往体现于真理追求与提升真理境界的两个方面,形成的是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真理境界的理论基础。尽管在学术境界上,哲学境界与真理境界确有不同,但是在真理追求和真理境界的提升方面,却是相同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世界观的认识论,也就是对世界的看法,对世界的看法又有什么用呢?当然与人的生存需要、生产需要、产权需要的价值观选择、判断的方法论有关;与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财富观的真理法则,这个人的权力,这个人与人、人与世界关系有关。“重返世界观、重提价值观、重读财富观”的理论基础,虽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现代看来,实用主义、科学主义、现实主义等等,具有更强烈的资本主义人性的“现实感”,更关注当下人的自然存在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的生存法则,更能与天赋人权的本原真相、丛林法则的本原真理同呼吸共命运,成为人类性货币资本产权垄断、人类性货币资本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人的权力的需要。但是,这些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之所以能对今天的人们,仍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主要是对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垄断、权力垄断力量的人的权力,成为自然人性欲望的满足法则,以及使人力、体力、劳动力价值,无从选择人的价值的人的权力,这个“无从选择”,而成为了现代资本产权垄断、资本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现代资本垄断的产权经济条件。人类在与自然存在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环境的抗争之中,形成的呈现真相和实现存在的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力量,在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与知识存在的知识世界的“双重性世界”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之中,人的价值和人的权力的近距离观照,正好切中了当下时代脉搏,形成了不同时期的“历史同构”和“历史循环”,成为人类性绝望的“人性堕落”和人类未来前途和命运的“人性启蒙”的现代“理性人性的双重性”交叉时代。在这个现代历史阶段的“交叉时代”,人类与世界抗争形成的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力量;人与命运抗争形成的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进步,是否可以改变命运?这个私有制社会权力垄断力量的社会变革、政权更替,是否能获得每一个人的产权人权的人的权力的真实幸福?现代的许许多多的人,还能够拥有什么样的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如果不是每一个人的价值的历史痕迹,形成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那么,神权、皇权、资权的产权垄断、权力垄断力量的一些人的权力的恶性膨胀,这个世界将会变成怎样的人类性灾难的人类未来?如果没有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成为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来削弱、弱化资本产权垄断的产权经济的根源,乃至铲除资本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根基,这个世界,是否将会变成自然资源枯竭的自然灾害、战争机器科学发达的战争灾难,而成为没有反思机会的人类灭亡?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前途和命运可谈的人类未来”,就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未来出路吗?
2、哲学境界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趋势。
人往往会对其概念存在的真相对应,信息存在理性对应的真相知识的增长和积累,感到自豪和得意。但是不容忽视的是,在真相知识的增长和积累的同时,作为人自身认识世界的呈现真相,这个真相知识的结果,会产生重要影响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人的权力,从而也是人的权力的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真相知识的范围,亦会不断地增长和积累。不无遗憾的是,私有制社会的发展,所产生的人的权力的普遍影响,却在大众中形成了这样一种信念,即我们的表象有用性价值的“财富范围”,正在逐渐缩小,资源枯竭、自然灾害升级,原始地盘占领形成的现代战争机器的科学发达,战争争夺人的权力的文明冲突恶性膨胀等等,而形成了人类性灾难膨胀的现代性危机。因此我们需要更为广泛地控制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人性欲望,似乎需要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力量,向越来越少的一些人的权力的手里集中,而剥夺掉越来越多的人的自然生存条件的自然人权,以及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产权人权的人的权力,使之成为两手空空,完全依靠现代“职业生存”的自然人,成为与生产资料、生产成本没有区别的人力、体力、劳动力的表象有用性价值的“自然人”、“职业人”,可以成为表象有用性价值的占有、支配和控制的“工具人”;美其名曰天赋人权的本原真相、丛林法则的本原真理,而并非是每一个人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权力的每一个人的权力,我们的人类才会安全、幸福吗?在这个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的本原属性之中,因为无法实现每一个人瓜分这个表象世界,形成每一个人的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权力,因此,只能是天赋人权的产权垄断、丛林法则的权力垄断的一些人有人的权力,而绝大多数人却没有做人的人的权力的私有制社会形态,就是人类未来的不可变更的、永恒的前途和命运吗?
这里值得指出的是,此一自然存在的天赋人权的本原真相、丛林法则的本原真理的现代资本主义人性的信念,似乎亦为不少哲学家、科学家所赞同。正是据此原因,陶醉于真相知识增长和积累的人,往往会变成自己的敌人。由于我们关于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程度的表象有用性价值,会恒久地向我们展现新的呈现真相的人的权力的权力垄断领域,所以我们依据这种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表象特征,而建构起来的自然规律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自然法则的人的权力的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人类知识文明的低级历史进程,亦会日呈复杂和繁复的自然规律的循环论证、自然法则的灾难升级。真相知识的科学发达、现代货币资本的经济繁荣,也就当然会对我们,在真相真理境界领域的人力、体力、劳动力价值,理解和领悟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这个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本质作用,造成新的现代货币资本产权垄断、权力垄断的人类性条件和环境;同时形成着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人类性灾难的后果。也就是说,人类还处在人类知识文明低级历程的真相理性启蒙的人性不成熟的历史阶段;处在人力、体力、劳动力价值的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形成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垄断、权力垄断的历史历程之中的理性人性不成熟状态。人类的真相知识愈多,那么每一个个人的真相理性,从表象有用性价值的“信息爆炸”之中,所能汲取的信息存在理性对应的理性知识的份额亦就愈小;我们的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愈高,那么每一个个人对知识文明运行所依凭的真相知识,亦就一定知之愈少。但是,在真相知识细分的现代信息存在之中,当会扩大个人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的产权权力、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人的价值的本质领域;亦即使个人对这种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力量,必然处于生产力价值规律的理性人性进步力量的本质状态。当我们言及知识传承与知识传播时,我们乃意指人类知识文明进程的两个方面:一是我们增长和累积的呈现真相的概念存在、信息存在的真相知识,在历史上的传承;二是同时代人之间就其真相理性,所赖以为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所进行的人类生产生产方式的理性知识的传播,以及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演变,而形成了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认识自然、改造世界,乃至创造自然的知识存在的终极属性。因此,真相知识、理性知识、本质知识,这三者的知识存在方式,并不能够截然分开。因为,同时代人之间,用以传播知识存在的生产生产方式,乃是人们在追求其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时,常常使用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权力。可是,在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的私有制社会形态里,我们几乎看不到每一个人,每一代人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所赋予的知识存在承载真相、承载真理、承载本质存在,这个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这个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本质作用的人的价值的人的权力;而是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垄断、权力垄断的人的权力。但是,每一个人的概念存在的真相知识,所构成的人类信息存在的理性对应,在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过程之中,而形成的却是知识存在的本质特征、本质演变、本质规定的认识自然、改造世界,乃至创造自然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所形成的人类知识文明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历史进程。这个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不仅仅是已经存在的知识存在,不仅仅是与自然世界的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的本原属性,完全不同的知识存在承载真相、承载真理、承载本质存在的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终极属性;而且,必然是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成为每一个人的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真理法则。
呈现真相为真的真相知识、理性对应为真的理性知识、本质实现为真的本质知识,这个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进步,形成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对于在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形成人们认识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领域中,人们对真相知识的传承和累积的进程极为熟悉。这种知识存在的真相属性,既展示了自然世界的表象特征,也揭示了我们生活于其间的表象世界的自然规律,以及展开着人类生存需要的自然法则。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这是我们所承继的知识存在中,最为显见的真相对应直观部分的真相真理境界,亦是我们所必须知道的真相知识,成为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表象有用性价值生存需要的人的权力;然而,在日常意义上的知识存在中,它依旧只是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因为,除此之外,我们还拥有历史传承之中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的价值规律,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真理法则;这些乃是人类经悠久岁月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而逐渐发展形成的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而且通过每一个人、世世代代的人,对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掌握和运用,我们才得以应对我们周遭的生存条件、生产条件和产权条件的人的权力问题。更为准确地说,这些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启蒙的理性人性力量,乃是人们世世代代相传之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本质特征,生产力价值规律,以及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所形成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一旦有更具效能的世界观、价值观、财富观的产权真理境界的理论基础,可供我们选择、判断、使用和实现,即使我们并不知道此一产权真理境界的本质特征,为什么更具本质效能的生产力价值规律,甚或不知道人类未来的知识理性的智力、知识力、创造力的生产力价值,这个本质力量为何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我们亦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一生产力价值的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本质作用;亦即人类知识文明传承的人力、体力、劳动力价值规律的狩猎生产、农业生产、工业生产的真相理性的人性进步,进步为智力、知识力、创造力价值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知识理性的产权价值规律的产权人性力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人的价值的产权人权的真理法则。并且,这种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理性人性力量,便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本质存在的无限力量;或者说,这才是每一个人的价值,成为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真理法则。这些由前人逐渐形成并构成,适应其所处生存环境,在认识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中,建构起来的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所含括的远远不止于表象有用性价值,或者使用价值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人的权力;还适用于人们习惯遵循,但却不知其就里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知识产权、价值产权、财富产权的产权权力,这个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这个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本质作用的本质占有、支配和控制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权力,我称为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
人们之所以使用这些传统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真相人性力量,乃是因为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可资运用的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启蒙的理性人性力量:它们是累积性发展的理性人性的本质力量,而绝不是任何自然存在的自然进化的产物。一般而言,人不仅对于自己为什么要使用某种形式之生产,而不使用它种形式之生产,而且对于自己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此一奴隶社会的狩猎生产、封建社会的农业生产、资本社会的工业生产的生产生存方式,而不是它种生产生存方式,来获得生存需要的生存条件,亦是人掌握和运用知识存在程度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力量,形成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规律,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结果。人对于其理性人性力量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于他所遵循的连他自己都没有认识到的。但是,那种知识存在的本质特征的世界观、价值规律的价值观、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财富观,却成为了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这个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而创造着一个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从主张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权力,所依凭的上述依据来看,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论断:如果我们把人的价值的历史痕迹,仅限于那些我们知道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会产生人的权力决定的人的价值,这个私有制社会的最高历史阶段,这个现代资本社会之中的人的权力的人类性灾难;那么我们就无法实现人类性产权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这个人的价值决定人的权力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形成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真理法则的未来产权社会形态。
仅在知识存在程度的价值尺度,使我们能够事先知道表象有用性价值的效用,会产生助益的情况下,而赋予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权力垄断力量的人的权力,实际上并不是人的价值,而是表象有用性价值的人的权力。如果我们已然知道人的价值,会被“神权”、“皇权”、“资权”的权力垄断所利用,那么,主张人的价值的生产力价值本质作用,这个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权力的论辩,也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其产权文明的人的权力的依据。如果在一些人,使用人力、体幸运赛车平台力、劳动力价值的表象有用性价值的产权垄断,似乎不尽人意的场合,便不授予人的价值的人的权力,那么我们就绝不会获致人类自由、平等、公平和公正的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产权真理境界;亦绝不会达致只有在提供了“劳动机会”的“职业”情况下,所取得的那些不可预见的现代资本社会的发展;同时形成的却是产权垄断、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人类性灾难的后果。因此,人的权力常被权力垄断力量所滥用的社会现象,就绝不能被用作反对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人的权力的论据。但是,人的权力必然意指这样的一个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即财富存在方式的人的目的和利益的实现方式的人的权力。我们对人类未来产权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坚信,并不是以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情势中的人的权力为依据,而是以这样一个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生产生存方式,形成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世界观的本质特征,生产力价值规律的价值观选择,产权人性启蒙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成为产权人权的每一个人的权力的财富观,这个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为根据,成为人的价值决定人的权力的人类未来的产权真理境界实现方式。即从现代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产权人性总体观之,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将释放出更多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本质力量,而其所达致的产权财富存在方式的产权人权的结论;一定是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产权真理境界,而形成现代哲学学术境界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趋势。
3、中国哲学界大有希望。
虽然人类知识文明启蒙的本体论的学术论证,现代知识论的真相原则的循环论证,已经是知识存在程度的逻辑主义、理性主义、科学主义、实用主义等等,在人们看来一切都是有因果律的本原属性。在这个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表象特征,探究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表象特征,就是发现自然规律,形成单线条的自然法则的人类自然生存方式的真相人性的理性基础。整个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被包围在一张由人类生存需要,所形成的认识自然的真相知识,结成的自然存在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笼罩的本原属性的牢笼幸运赛车平台之中,处于核心的始终是强大的表象占有、支配和控制的私有制财富存在方式的神权、皇权、资权权力垄断恶性膨胀的人的权力的力量。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在本原属性的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世界观基础上,成为生存价值规律的价值观、生存法则的财富观的人的权力垄断力量恶性膨胀的私有制社会形态。但是,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并不能全部揭示世界的真相、理性为真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为真的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终极属性,却使人类拥有了一个知识存在的真相属性、真理属性、本质属性,这个知识存在已经存在的人类未来的知识世界的终极属性。在我看来,这只是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一个本原属性的方面。而人类却是在与自然世界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环境的抗争之中,形成了真相对应为真的真相知识的呈现真相、理性对应为真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对应为真的本质知识实现存在,成为知识存在的人类认识自然、改造世界、乃至创造自然的理性人性的本质力量。知识存在的真相属性、真理属性、本质属性的理性人性启蒙的人类生产生存方式,更为周全,并且以人的知识本能的生产力价值,形成价值增值和财富增长方式的本质作用;说明在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的真相真理境界的世界观中,世界不是一个单纯的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机械装置,而是一个有着成长和发展的知识存在的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本质力量。“我们不应把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理解为只是由表象特征、自然规律、自然法则构成的时间和空间;而是将其理解为一个本质特征、本质演变、本质规定的本原与终极统一的“实现”过程;理解为一个处于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之中,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本质演变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的终极属性,乃至创造自然的终极循环的知识世界”。
通常我们把哲学,看作是对真理的追求、探索和研究的世界观、认识论、方法论,或是人与人、人与世界关系的学问。这种真理的追求和研究,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关于“呈现真相为真”,这个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本原属性之真的问题,也就是本体论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问题;二是关于“实现为真的知识存在的终极属性之真的问题,也就是知识存在的终极属性、终极真理问题;前者属于本体论,知识论真相原则循环论证的本原属性问题;也可以称为是呈现真相的真相知识的真相属性,形成的真相文明的本原真相、本原真理的历史问题。后者,我们往凤凰彩票往也会把真相为真、理性为真、本质为真的“真的存在”的产权文明、知识文明的历史问题,与知识存在联系在一起;或者总是希望打通“知与真”之间的实现方式、实现存在的终极真理的路径。因为:“知与真”的通径,就是真理,就是能够实现存在的终极属性的真理境界,也就是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真的存在就是知识存在,反之的知识存在,也就是“真的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知识存在是没有“对与错、真与假”的问题,是真的存在,真的存在就是知识存在的本质特征、价值规律、真理法则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错与假”不是知识存在的问题,而是在真理追求的过程之中,人的认识的意识形态问题,也就是认识论的问题;或者是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在真理追求过程之中的“目的和利益”的“对与错”的问题。因此,人类始终需要一个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理论基础,来摄统人的认识和导引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也可以认为,只有人类认识自然、改造世界,乃至创造自然的生存需要、生产需要、产权需要,才发生了真相对应为真的真相知识,这个呈现真相为真的真相知识,形成对自然存在的表象世界的概念存在的认识;并且形成了信息存在理性对应为真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对应为真的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终极属性;成为人类知识存在程度启蒙的理性人性的进步力量,形成人类知识文明的本质特征、本质演变、本质规定的人类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生产生存方式的历史进程,我称为人类知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我有句话说:“知识文明的才是人类的、知识存在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需要解释:知识文明的,具有人类性的本质特征、本质演变、本质规定的终极属性,才是世界性的知识存在的真相、真理、本质属性的“真的存在”。知识存在的才是人类的知识文明的本质源泉和根据。如果我们一味地强调自身的文化性、特殊性、传统性,乃有拒绝世界性、人类性的真理境界之嫌疑,绝对不是应对资本全球化时代的好办法。而且,资本主义是世界性的难题,并非是资本主义人性,就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如果说,知识文明以及由此而普及世界的现代化道路,在资本主义人性的层面上,面临着“上帝死了”,亦即“人已死了”的资本主义人性的威胁;那么可以说,当我们试图恢复资本主义人性的时候,同样面临着资本主义人性的威胁;比如“民主政治同样会遭遇民主政治恶性循环的威胁。”我们曾经崇信的“天赋人权的本原真相、丛林法则的本原真理已经过时了,“上帝死了”,“人亦不在”,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人类未来的问题。所以,如同现代的资本主义人性回到奴隶主义人性,不能解决问题一样,我们回到资本主义人性,也不能解决问题。这并不是说资本主义人性的真相理性资源完全失效了,而是说,失去了人类生产生存方式的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背景的人类未来。现代,已经是一个信息存在的理性对应,形成理性知识实现方式的价值生产、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财富生产的智力、知识力、创造力的知识生产、价值生产、财富生产的产权经济萌芽的时代;人格独立的人的价值,开始体现产权人权的人的权力的优越性。因此,拿着当年的旧船票,无法登上今天的客船。而更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了“上帝”。既然如此,凭什么说哲学可以成为解决问题的理论基础?因为哲学的真理追求,始终是面向未来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哲学境界的人类性与科学的现代化、资本的全球化,都是与知识存在程度,“同源”的人类知识文明历史进程的必然性过程。
中国的哲学界,具有多元文化的学术多元性,具有多元哲学学术资源整合的优势,而且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世界第一”的优越性。由此而衍生出来的是中国哲学界自身的问题,哲学能否改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局面?换言之,如果哲学虽然是“说理”,却没有真理可寻,哲学的有效性何在?我们究竟是让哲学放弃追求真理,还是把哲学的最高目标,从理性人性启蒙的领域,转移到真相知识的科学领域,例如宗教或神秘的“上帝”体验?如果是康德,他会认为理性的最高理想,超出了理性的范围,虽然合乎逻辑,但却不可能形成有效的理性知识实现方式,本质知识实现存在的真理境界,唯有在真理领域才能得以实现。因为,不能够实现的真理就不是真理。如果是黑格尔,他会通过辩证法,把所有看似矛盾的哲学理论,统统熔为一炉,通过使哲学史成为哲学的方式,使之成为自然规律的真相知识。如果是维特根斯坦,他或者以保持沉默的方式,来安置哲学的对象,或者主张可以有不同的语言游戏,它们共同的特征之一是,都有游戏规则,虽然游戏规则有所不同,但却是“家族相似”的自然法则的本原真理,没有必要追求所有的语言游戏背后的本质,成为本质无言性、真理不可说的秘密。如果是海德格尔,他会探寻,形成真相世界“之前”之无限可能性的本质源泉,这个奥秘的境域,才是我们的家。我们或许应该以诗意栖居的方式,持守之沉默的“无言性”。如此这种,不一而足。但是,哲学是讲道理的,但是哲学家们凭什么总是有理?
如果每个哲学家都是有道理的,那么哲学就是“无理”。因此哲学就不可能离开真理,就不能够离开真理境界理论基础的导引作用。哲学家是有责任的,哲学家的理论基础,必须经得起真理能够实现的历史检验。但是,哲学家似乎可以对自己的理论学说“不负责任”,要怎么说就怎么说。或者说,每个哲学家都自认为代表人类“说话”,但是每个哲学家说出来的话,虽然都有道理,却没有真理,没有这个能够实现的真理境界;其结果只能是或者哲学家们错了,他们没有资格代表人类说话;或者人类的真理追求的领域本身,就是知识存在的已经存在的可能世界、未来世界的真理境界的境域,才能够形成哲学境界的理论基础,这个人类知识文明程度标志的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导引作用。我倾向于后者。哲学的对象具有让知识成为可能、让知识实现存在、让知识存在成为真理的现实性和未来性。但是对未来性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理解,因为文化、历史、社会等种种因素而有所不同;反之,即便有所不同,但并不影响它们都具有真理境界实现方式的人类知识文明程度的标志作用;由此而显示出了哲学自身的内在问题:哲学作为真理的追求,追求的是具有普遍性、必然性、实现性、人类性、世界性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而哲学的对象,既然具有知识存在的真相属性、真理属性、本质属性,这个知识存在的已经存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类知识文明的完整历史,因而就具有了可能性、未来性、实现性的终极属性的真理境界实现方式未来境域,成为中国哲学界大有希望的人类知识文明多元学术资源整合、哲学境界凝聚的优越性;形成中国哲学界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趋势的至高哲学境界。正因如此,中国哲学界的哲学成果,亦应体现人的价值的希望、人类前途和命运的理想和追求。
假如中国哲学界能够形成世界观哲学,也就是认识世界的认识论哲学;价值观哲学,也就是改造世界的方法论哲学;财富观哲学,也就是人与人、人与世界关系的每一个人的目的和利益实现方式的真理法则的哲学;中国哲学界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海纳百川、至高境界的人类性、世界性、大众性的哲学境界的超越性、优越性的哲学界呢?如果说哲学就是“爱智慧”,那么世界观哲学,就是认识论的智慧;价值观哲学,就是方法论的智慧;财富观哲学,就是真理法则的智慧,中国的哲学界就是智慧的哲学界了。假如毕竟是假如,让假如成为真实,这需要多么大的“颠覆和创举”的勇气和魄力!
宋哲民
2015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