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平台 > 经济风云 >


[转贴]中国民主是东西更是南北
中国民主是东西更是南北作者:丘立才


在中国要知道什么是民主?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民”?什么是“主”?

  什么是“民”呢?甲骨文的“民”字形:上面是一个眼睛,低垂着看视下面的植物在发芽。所以《说文解字》释“民”为:“众萌也,从古文之象,凡民之属,皆从民。”众多的草萌,实际上是众多的草民。“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民本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民,如果没有众萌,土地就会荒漠化,没有农民去耕种,禾稷就长不出来,国家就不稳固,邦土就不安宁。民之为众萌,另一种意思是说,众多的民人还处于蒙眛状态,需要国家进行文治教化,使之成长。众多的草木萌芽生长,以“人”为本,就要对“民”进行启蒙,而民要有毅力地立起来,方能成为豪杰。民要不启蒙生长,就不能立于人世间,就如草、如猪般地活着,而不能真正成人。古时的“人”和“民”是有严格区别的:“人”有主人、仆人、爪牙之分,属于社会的统治阶层;而“民”则近乎于物件,称之为东西,如草、如猪,处于社会最低下的阶层。在“民”之前只能接受“草、愚、贱、顽、刁、奸”等贬义词的修饰,而不能修饰“树民、贤民、哲民、圣民、能民、伟民”等词语,但“人”字却可以接受这些褒义词的修饰。对“民”字的解读,还有两种:一是“民”字由“氏”加“冖”(冠),即父系社会男子“加冠命字”长大成人,对社会负有责任的“民”;二是由“口”加“戈”或“弋”而成“民”字,主要是操“戈”的实践活动,其“口”往往由“官人”而“代”表,所以“官”与“民”的区别:官是两个“口”,完全侧重于“口”,民虽有口,但侧重于“戈”或“弋”。官是两个口,南北向上,还有出头的一点;民字虽有口,始终在地平线之上劳作,常常被称作是东西,只是会说话的工具。

  什么是“主”呢?古文的“主”字为“宀”下一个“主”字。《说文》释“主”字为:“镫中火主也。”意思是灯盏中的火,清朝学者段玉裁注释为“其形甚微而明照一室,引伸假借为臣主、宾主之主。”原意“王”为“灯盏”,上面的“、”为“火”,灯盏之火可以照亮一屋。而引伸假借为“王的主张”、“主的主旨”能给王主所管辖的范围带来光明。又有“王”字一点头为“主”,“王”是从打“工”始,打工只要注意“工”字上边“一”横的“天”和下边“一”横的“地”就可以了,而“王”还要协调“天地”间的“十”,即东西南北的人,为他们出主意、想办法。在没有人类之前的物质世界里,“土”是“五行之主,能吐生百谷者也”。五行金、水、木、火、土中,土是主,其它各物皆由土承载。而在土地中,哪一处为“主”?这要看“土”上“高”字头“亠”,其实“土”是两个“亠”,“主”则是三个“亠”。低洼地方填上三层“土”,自然就“高”,下有三层高土,站得高、望得远,自然就可以做“主”了。往高处走,自然是南北方位了。

  人有东西南北,但人不是东西南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往往以“东西”来代称物件,以“南北”来代称“人臣人主”位喻。何以“东西”指称物件呢?古时五行金、水、木、火、土,东为木,西为金,南为火,北为水,中为土。人们拿着竹篮到街市买卖“东西”,意指金换木,或木换金;如果说买卖“南北”的话,势必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连竹篮也被烧成灰。而人主所出的主意、所想的办法,能使人民生活过得红红火火、滋滋润润,那就可以北面称王了;如果让人民总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那人民就会将其“煑”掉,换上个新“主”。

  把人喻为物件,称作东西的事,古今皆有。最为人称道的是战国时《荀子·王制篇》:“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这是典型的封建专制君主统治的理论。君主,永远是统治者,永远也是舟,舟覆了还可翻回来,还是舟。而庶人,老百姓是水,永远是被统治者,永远也是水。荀子的这一理论,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君主制就是由一姓一家一人做主,而且是世袭的。一姓一家一人来统治,必竟局限性很大,因此必然要借用别人的脑袋来出主意、拿主张来治理国家。这些主意便被称为“十三经”的经典,重点都是儒家学说,强调的都是伦理道德,主要处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经”也好,“典”也好,“伦”也好,都是“南北”垂直的行政、道德、法典的治理。民在矇眬黑暗中摸索,也需要这些经典有似于北斗星、指南针来指引前进的方向。

  辛亥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口头上提要建立“民主制”,而实质上是建立起来的是“官主制”。“官主制”比起“君主制”来说,社会制度大大凤凰彩票前进了。同时“官主制”也是“民主制”实行的重要前提。实行了两千多年的“君主制”,一旦废除,有不少民还适应不过来,总还希望有皇帝,有圣旨;叫民拿主意、出主张,显得无可适从的样子;让一些民去坐主位,穿上龙袍也不似太子。所有这些,也不能责怪这些“民”,因为两千多年民未有进行普及教育,大部分还未有启蒙的机会。所以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教育救国,教科兴国,是完全对的。“官主制”是由政党、阶层、精英所组成的团体领导体制,这些精英是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文化精英、军事精英所组成。“官主制”是有其时代性,也有其现实性和过渡性。

  一说到中国民主,人们自然就想起1945年黄炎培访问延安时请教毛泽东的问话:“共产党能不能找到跳出历代王朝‘其兴也渤焉,其亡也忽焉’的命运的办法?”毛泽东的答话:“找到了,共产党已经找到了这个办法,那就是——民主。”毛泽东在延安时期提出的“民主制”,但夺取政权以后则演变成了“民主集中制”。实际上,集中是民主的“主”应有之义。集中不是在民主之外,更不是在民主之上,而是民主之中。“民”者,分散众也;“主”者,集中一也。“民主集中制”是毛泽东的发明,正如他自我评论说“我是马克思十秦始皇”,马克思提倡的是“民主制”,秦始皇推行的是“君主集权制”,合于一体则为“民主集中制”,实质上也是“官主制”最好的别名,是君主制向民主制过渡的一种制度。

  “官主制”是由“君主制”孕育出来的,它与“君主制”又有不同之处:“君主制”是一人一口,国君的圣旨有生死予夺之大权;而“官主制”是士人两口,上口代表君主,下口代表民主。从“官”字的解读,便可以深刻地瞭解中国“官主制”的文化特色。一是“官”字两个“口”,“口”用来吃饭和说话,所以官员都能吃能说。历朝历代,朝庭都有俸禄供给官员,保证其衣食无忧,全心为朝庭服务,如分心去谋私,势必重律严惩。二是官员再能说得再好,下级的口说都要和上级的口径保持高度一致,要有弯曲,“官”字变成“宮”字,官员就凤凰彩票要受宫刑只能留在后宫干事,如阉宦干政,黑暗心理的人主政,那离改朝换代也就不远了。三是上面的“口”比下面的“口”要小,下面的“口”比上面的“口”要大,即上级机关的官员“户口”编制要比下级机关的官员“户口”编制要少。四是无论官员对下属说话,还是对吏说话,最多说两次即可,第一次有可能没完全说清楚,第二次再补充说,如果还要第三次说的话,不是下属、吏下岗,就是官员下岗了。五是官员只能动口,不能动手,官员的指示语言要由“吏”去落实,“吏”实施办事时也是先动口后动手的,良吏往往很快能提升为好官,“吏”也往往能改写历“史”,汉、唐的开国皇帝不也是“吏”出身么?官员如老是去“抓革命”、“两手抓”、“真抓实干”,就易于降低到吏的水平、爪牙的地位。六是“官”字的读音与“观”、“冠”、“关”、“棺”等相同:官员的人生“观”是社会的榜样,所以古时官学就是学校,官员就是老师;加“冠”就是升官,从官帽上可看出其官阶大小;官员都是在政府机“关”里工作,其言论都“关”乎国计民生;官员的政治风险也非常高,“棺”材就时时摆在官员的身旁。

  “官主制”最终最快还是要过渡到“民主制”的,人们希望制度的过渡应该是和平式的、社会付出成本也是最低的。民主制的最大前提是以人为本,以人民为本,以每个人为本。这里又把“人”、“民”都比作了“东西”,这东西就是植物的“木”。每一个人都是立于大地上的一棵树,树下的根“本”是什么呢?那一撇“丿”是“衣”,那一竖“︱”是“食”,那一捺“乀”是“住”,那一横“一”是行。行得多高多远,就得看往北、向上“行”得如何,由水上的航船到地上的车辆再到空中的飞机,人类利用科技发明的意义甚为深刻。由“本”要成为“未”,关键是每个人要得以就业。极为有趣的是,繁体的“業”字,其字形简体的“业”字下还有“立”和“未”两个字,而字音则和“树叶”的“叶”字同音,也和繁体的“葉”字形相似。人的事业欣欣向荣有似于树木的枝繁叶茂,一个人只有成材,他的事业也才能成功,相辅而幸运赛车平台相成。“未”还得向北、向高生长而成为“末”。“末”:“木上曰末”。末者,树梢也,高标也。人只有掌握文化知识,才能成为高人。有高深的学问,才能写出经典文章,治国安邦。只有本深,才能末高,根深才能叶茂。末高者才是人中之豪杰,才有可能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栋梁,才能站在时代的高度,为国家出主意、拿主张。这应该是每个人、每个民都明白的道理,这也是民主制的重要基础。以人为本,由本而未而末,是人的发展,以木成材为喻,由东西向南北不断提升;治理国家,经典、綍綸、總統,以丝为喻,实质仍为木为喻,由南北向东西给予施展。民主其不亦东西南北乎?

  中国民主是东西,更是南北,人们在东西南北的时空坐标上,是否如中国古代哲学“周易”所示的周而复始地发展变化着,即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否沿着:民人→人民→主人→人主→主民→民主→民人……这样无限循环往复的怪圏前进。在这怪圏中,没有人的自由、平等、竞争,那是无法发展,无法前进的。因此,“民主”和“主民”是互为对立的统一体。

  那末,究竟什么是民主?民主究竟又是什么?在中国,众说纷纭,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有人认为,人们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等,就是民主,就有了民主。

  有人认为,民主就是人人都自由、平等、公正,民主应该是全民的民主。

  有人认为,民主是一种国家制度,民主是人民的政权,是人民的权力,是人民的统治。

  有人认为,实行国家机构的三权鼎立,即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立原则建立起来的政治制度,就是政治民主。

  有人认为,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

  有人认为,民主是根源于经济基础和产权关系产生的权力与权利的矛盾运动过程及其解决方法。它包括作为国家权力制度的民主、公民自由权利的民主和社会发展方法的民主。

  有人认为,民主属于上层建筑,属于政治这个范畴,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世界上只有具体的民主,没有抽象的民主。

  有人认为,民主是由社会主义运用自己的民主权利对整个社会生活事务进行民主管理的活动。具体地说,民主是由社会主人通过它所享有的民主权利的运用,按照自己一定的意志管理社会生活中经济的、政治的以及社会其他方面的种种公共事务,使人们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相互交往,整个社会能够正常运转。

  有人认为,民主是指与专制、个人独裁相对的一种国家制度。民主就是非专制,就是非个人独裁。因此,民主是这样一种国家制度,其中谁也不能选择自己进行统治,谁也不能授权自己进行统治,因而,谁也不能自我僭取无条件的和不受限制的权力。

  以上是分别从民主与民主权利,民主与民主原则,民主与国家制度,民主与国家机构,民主与党的领导,民主与产权、权力、权利,民主与上层建筑,民主与社会管理,民主与对立面专制、个人独裁,这九个角度来论述“民主”的,相信还可以从其它角度再来论述。然而,现代流行的“民主”一词,却来源于古希腊,把它看作“是人民的政权”或“人民的权力”,即指“大多数人的统治”。这为世界上大多数人所接受。我国的《辞源》在阐释“民主”的含义时也接受了这一观点:“以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复由人民公举一人,以主治其国家也。”

  还是要从中国“民”的角度上来看“民主”,它应该包括民生、民产、民态。民生:民众的生活力,每个人都能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这关乎到个人和家庭的大事。民生的“生”字:有人有土有牛,才谓之生。有人: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就是要有衣、食、住、行,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原则。有土:在孙中山的“民生主义”里所强调的“平均地权”和“节制资本”。“土”字之解,下“一”横为地平线,上“十”则为时空十字坐标。《说文解字》释“十”:“数之具也。—为东西,︱为南北,则四方中央备矣。”十字交叉点为中央属政治,根据时空变化来协调东西南北,来协调经济与思想,文化与军事。所以“︱”的下端为经济基础,紧贴着地平线的;“︱”的上端为思想意识,有着无限的空间。“—”的一端为文,另一端为武。“示”“土”的社会由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思想意识五方面构成。“土”上任何一人都应有“十归一”的归纳思维和“一演十”的演绎思维,才成为“士”。“心田”为“思”,“田”是东西南北的四方“土”,耕者有其田所赖之地,民人衣食生存所托之物。能为四方土的人民生存考虑,就有“仕”的思维意识,就能为“主”。有牛:就有生活所需的物件和生产所需的工具,民之能生矣!。

  民产:民众的生产力,不同的生产力决定着不同的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民众也必须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产方式,这关乎到团体和国家的大事。对于团体或者国家,关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形式,生产关系中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的决定,生产方式是粗放型或集约型的模式,每个人首先都要以主人翁的身份,来为之出主意,拿主张,建言献策;然后民众都有权利参与选择或选举。国家的主权属于全体人民,再由人民公举领袖,主治其国家。这就要求全体人民对国家有认同感和责任感。首先是认同感。国家是一个庞大的团体,与其他团体一样,要维持高度的凝聚力和顺畅运作,全体人民必须对国家保持坚定的认同感。但国家与别的团体有重大的区别:第一,国家具有最高主权,因此,人民虽可同时认同于其他次属的团体,但此认同感绝不许与国家认同感相互抵触。第二,国家不是随兴所至的临时结合。国家具有超越个人生命的连续性。我们从祖先手中接过这个国家,也有义务把国家完整地交给后代子孙。这一切的发生完全是自然的,不是人为的。第三,国家不同于公司那样谋取物质福利,国家是一个道德体,要全体人民谋取共同福祉的有机组织,使全民的物质的、精神的、文化的生活生产水平得以提高,不仅是为我们这一代,且是为后世子子孙孙。再就是责任感。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主权在民,所以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选择优越的社会制度和选举优秀的国家领导人。而保卫国家主权不受侵犯,保卫国家的完整而不被瓜离,这又是每个公民至高无尚的道德责任和法律责任,这就是国家主人翁的责任感。

  民态:民众的生态力,构建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生态,构建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生态,构建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生态,已关乎到社会和自然界的大事。生态是涵盖生活和生产的一个系统,是生命支持系统,更是人类社会赖于生存发展的系统。而生态力,则是指生态系统为自然服务的能力,为人类社会服务的能力。无论是简体的“态”字还是繁体的“態”字,下面都是一个“心”字。心是人的生命之火,心火燃烧,必然焕发出能量,“心能其事,然后有態度也”,这是小宇宙中人的“心態”,民態民安。而大宇宙中的“心态”,就包括太阴和太阳的太极圈里的“物态”,能掌握顺应这“物态”的规律,就能做到三阳开泰、国泰民安。一切的生命形态都包含着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时间”能够表征世界的过程性;“空间”能够表征世界的方位性;“物质”能够表征世界的实体性;“能量”能够表征世界的运动性;“信息”能够表征世界的反映性。人类要做世界的主人,也就必须做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的主人。究竟是人类主宰世界,还是世界主宰人类?究竟是人类主宰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还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主宰人类?这关系到民众的生态力。

  还是要再从中国“主”的角度上来看“民主”,它应该包括主公、主政、主民。主公:无论是国主也好,君主也好;也无论是官主也好,民主也好,其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主持公道,即要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公则。为中国人做“主”做得最好的“主公”典范,就是宋朝的包公,被人世间誉为“包青天”,至今仍传颂不已。包公:包公平、包公正、包公开、包公则,这“四包”中最为人注意的是“包公则”——“包公铡”:龙头铡,用来铡皇亲国戚;虎头铡,用来铡文武百官;狗头铡,用来铡平民百姓。民人注意的并不是龙头、虎头、狗头,而是那铡:那些该铡不该铡的规则,公开的法律规则。
主政:就是要讲政治,讲政绩,讲正气,讲正文,这“四讲”、“四正”。政治的政,就是治理国家的法律、路线、方针、政策、策略要正确,要公正。政治的治,水面要平,台面亦要平,治理社会要公平;“厶”为男性符号,“口”为女性符号,男女都要平等;古文的“治”为“乿”,国家治理者把事物梳理得井然有序、不会紊“亂”。政绩的绩,绩者,缉也,继也,事也,业也,功也,成也。一位主政者,在某一行政管理的职位上负有一定的责任,或在某政府权力机关处理某一方面的事务,所以一定要讲政绩。没有功绩,没有业绩,就会贻误时代的机遇,贻误人民的大业。讲正气,包含着鼻子进的“气”和口中进的“氣”,即自然界的纯净无污染的清新空气,和社会上纯正良好的习俗风气,这才是真正的浩然正气。讲正文,正文,就是政治的政,政权的政,政府的政;无论是法治,还是德治,都是文治。讲正文,首先是要学习正文,其次是要撰写正文,再次是学风要正,再其次是文风要正,最后是要有主政机关正常运转的正确文章。

  主民:就是为人民主持公道,为人民出主意、拿主张,为人民掌管好权力和利益。今天胡锦涛同志说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有着相似之处。真正的“主民”,就要做到爱民以德兴,富民以力务,教民以礼义,治民以法度,这“四民”。(一)爱民以德兴,生生为之大德,这是中国传统推崇德的最高标准;爱民要施德政,要有不计功利的父母心肠,且不能偏爱,而应是博爱;爱民要珍惜和体谅民力,民力维艰,因此要:予之于民,取之于民,取之有时,取之有度,用之于民,造福于民;爱民还要因循民俗,顺应民心,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二)富民以力务,爱民最根本的是富民,如何才能使人民富裕起来?富民首要的是务天时,利用天时阴阳变化规律,以生成万物,以化成万物,此乃致富之首要;富民重要的是辟地利,地者,政之本也,地不正,则官不理,官不理,则事不治,事不治,则货不多;富民更要靠的是人力,人力的管理是重要的一环,人尽其才,力尽其用,在公平的基础上发挥最大的效力;富民还要实行市场经济。(三)教民以礼义,教官以廉耻,教民教官,是政府在大庭“广”众之下正确地把握好“人”的分“寸”,非常重要的根本性的职能。“上下有义,贵贱有分,长幼有等,贫富有度,凡此八者,礼之经也。”民懂礼义,官懂廉耻,国家就大有希望。所以,礼、义、廉、耻这四种国民道德,作为立国的四大精神支柱,是应该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可作为中国的“国训”。(四)治民以法度,就是治理国家,无论是治官还是治民,都得靠法律制度,而首先要有人人平等的法律,然后也必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能够做到这两者,就真正实现了“民主”,也就真正能“主民”了。

  民主、民主,就是要搞东西南北,五湖四海;民主、民主,就是要人人可以做主,个个主又是民;民主、民主,就是要协调平衡,求同存异,稳健前进。中国民主,人们翘首以期盼着!


  作者简介:丘立才(1945—)男,广东梅县人,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1983年获华南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中国文字、中国文学、中国文化。